dota2 yabo

  库克还提到了一些影响业绩的其他因素,包括美元走强带来的外汇压力,以及全球 iPhone 换机需求受电池更换价格降低等因素影响而同样疲软等,但并未着墨太多。

  事实上,不只是苹果,所有的科技公司,都在寻求下一代的增长领域。下一个“iPhone”,会是 VR、AR 还是自动驾驶汽车?人工智能还是机器人?加密货币或是数字健康?没人能给出确定的答案,甚至没有人敢断言下一个引领未来的主流趋势会在哪里。创新是一种比人们的想象更为微妙的事情,金钱、机会、时机和执行力都必不可少,最重要的是,背后要有一个伟大的想法。

  时间拨回去年 11月 1日。在当天举行的苹果 2018 年第四财季财报电话会议上,库克称,苹果上个季度在中国实现了 16%的增长率,“我们上个季度在中国的业务非常强劲......特别是 iPhone 在那里实现了两位数的强劲增长。”彼时,库克明确表示,他“不会把中国列入增长困难的国家”。

  “甩锅”中国的公开信一出,外界普遍认为苹果淡化了自身在定价、产品创新等方面的问题,同时对近两年来在中国市场越来越力不从心的危险情势也视而不见。高盛的分析师因此将苹果与昔日手机王者诺基亚进行对比,就连美国著名科技媒体人 Kara Swisher 也在《纽约时报》上发问:“这会是苹果时代的终结吗?”

  库克在信中11次提到 China。他将 iPhone 在大中华区的销售疲软视作主要原因,并做了大篇幅的阐述,还进一步归咎中国经济增速的放缓和中美贸易摩擦。然而,就在去年11月,同样的政经形势下,库克还一度宣称,苹果在中国的业务“非常强劲”。

  在高盛分析师 Rod Hall 眼里,这和曾经风光无限的诺基亚,有着相似之处。十多年前功能机最后的繁荣年代,诺基亚发现市场上出现了一波换机潮,于是在市场渐趋饱和的时候,他们开始寄希望于用户升级设备。与当下的情况更加类似的是,2008 年的金融危机狙击了诺基亚的期待,用户更换手机的频率越来越低,由此拉开了功能机霸主在智能机时代黯然离场的序幕。

  有分析指出,如果 Apple 继续保持其高端定价策略,那么用户的换机周期也会随之变长,而潜在的新客户可能会选择更便宜的替代品。“这是苹果面临的一个具有挑战性且难以解决的棘手问题。”著名苹果分析师 Toni Sacconaghi 说,“没有简单的解决方案。”

  有分析指出,如果 Apple 继续保持其高端定价策略,那么用户的换机周期也会随之变长,而潜在的新客户可能会选择更便宜的替代品。“这是苹果面临的一个具有挑战性且难以解决的棘手问题。”著名苹果分析师 Toni Sacconaghi 说,“没有简单的解决方案。”

  经济学家 Zachary Karabell 在《连线》杂志撰文分析道:“退一步看,一个新的策略正出现在苹果面前:以比大众市场竞争对手更高的价格,销售更少的 iPhone 和各种设备,如 Mac 和手表,然后向这群能负担得起这些设备、收入可观的数百万用户,提供他们愿意付费的应用和内容。谁也不知道这么做的效果会如何,但对于一个智能手机和电脑已经饱和的世界,在和且许多厂商以更低的价格提供和苹果差不多的功能的情况下,这肯定是一个可行的方法。”

  不过,对硬件公司而言,这样的转型并不容易。如今的 IBM(121.46,-0.33, -0.27%) 成了一家咨询软件服务公司,它仍然有利可图,但已经远不及从前的规模或影响力。分拆后的惠普(21.17, -0.30, -1.40%)也是如此。黑莓(11.57, 0.00, 0.00%)在垂死的边缘挣扎,已经不再涉及硬件业务,现在是体量极小、利润微薄的软件和加密公司。对于苹果来说,这些前车之鉴,并不是一个好兆头。